快捷搜索:

历史

当前位置:nba投注 > 历史 > 安徽凤台人,苗沛霖在寿州呆过

安徽凤台人,苗沛霖在寿州呆过

来源:http://www.ricardocortezcruz.com 作者:nba投注 时间:2019-10-06 11:38

提到军阀,首先应该知道什么才是军阀。他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对于中央政府有极大的离心力,包括不受节制,任意扩张和充分的人事任命权;二、据地自 雄,包括占据一定区域之土地,拥兵自卫和地方财政的任意搜刮支配;三、军事行动为个人目的,而非为国家利益,或中央政策,包括地方领袖间的攻伐,对弱小的 兼并和对外国的勾结与妥协。总之,军阀统治的实质,已经不是分权,而是分裂。 综观苗沛霖的一生,他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军阀,不但是一个军阀,而是一个墙头草。他活跃在19世纪60年代,在那个时代,清朝政府正在镇压各地农民起义,他的出现完全是历史的产物。 1.一个书生的从军路 苗沛霖,字雨三,安徽风台人,生于年间。“少负意气”,“倜傥有大志”,年过三十,考取了秀才。谁知却没有捞到一官半职,失望、愤懑、牢骚满腹,终于沦为“对社会极端不满”一类。 其《秋宵独坐》一诗写道:手披残简对青灯,独坐搴帏数列星;六幅屏开秋黯黯,一堂虫语夜冥冥。杜鹃啼血霜华白,魑魅窥人灯火青;我自横刀向天笑,此生休再误穷经。 在这首诗里有一句是我们很熟悉的,当初谭嗣同在狱中以己血写成“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一千古名句,而却有半句是抄袭苗沛霖的。 虽然,他对当时自己的处境很不满意,但为了生存,也只好到六安教个蒙学。就是这样,还是“不足自赡”。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怀才不遇。 但机会在不久以后就来了,捻军起义后不久,他跑到了皖北雉河集投靠了张乐行。当时的皖北,受地理和交通条件的限制,比较闭塞,教育落后,所以捻军中的知 识分子屈指可数。苗沛霖这个秀才,到了捻军中自然受到重视,张乐行刮目相看,信任有加,让他在幕中充当“红笔事业”,为之。 呆了一段时间后,这位苗秀才发现张乐行只是一鲁莽武夫。自己这样一才子怎么能居于武夫之下?就做了一首诗,然后跑到清寿州知州金光筋那里,请求团练乡勇,自为练总。可是“光筋忽之、不许。沛霖快快返,萌逆志……” 他写的那首诗如下: 故园东望草离离,战垒连珠卷画旗;乘势欲吞狼虎肉,借刀争剥牛马皮。知兵乱世原非福,老死寒窗岂算奇?为鳖为鳌终不免,不如大海作蛟螭。 张乐行故居。张乐行,捻军前期首领。安徽亳州人。起义当年他一眼看中了苗沛霖,让其在自己的幕下操起笔杆子,运筹帷幄。 韵压得很准,正如他筹办乡勇的事业一样地准,一样地顺利。他发展乡勇的顺利还要感谢捻军。1856年夏,捻军兵至风台,把那一带的土豪劣绅及团练打得落 花流水,无以藏身。苗沛霖随即打起“御捻”的旗号,纠集残兵败勇对抗捻军,屡屡得胜。于是,“藉团练名,聚党蓄众,有不附者辄杀之。或攻击以取其粮,远近 畏慑,无不求附,附者领旗以别于官,不二年而风、颖敛百里间尽属苗矣。” 到了1857年,苗便成为“名震两淮”的地方实力派。在所控 制的地区内,不仅捻军、太平军不能涉足,连清政府的统治也几名存实亡。《凤台县志*兵事》说,“生杀予夺取决于沛霖,官为守府而已。”从这个时候,苗沛霖 的势力已成了割据之势。这段时期,清军与捻军、太平军正进行正阳关争夺战,苗这股势力的出现已造成后顾之忧。为保证战役的顺利进行,清廷对苗采取了“招 抚”的政策。是年11月,在皖督师的清钦差大臣胜保对其进行了招抚,“加以温语,使击贼”。“沛霖以利为官用,以济共私”,乃欣然就抚,表示愿协助清军对 付捻军和太平军。胜保遂“录沛霖为门下士”,与之结为师生。在胜保的影响和保奏下,清廷从1857年11月到1860年10月,先后十二次为其加官,最后 升至四川川北道加布政使衔,督办皖北团练。随着其势力的扩大,他自己的野心逐渐膨胀起来,“动以淮南称王为词”,所属亦到处张扬“我家老先生他日之皇帝 也”。 2.称王安徽 1860年,苗沛霖正式确立了淮上割据的局面,自称“河北天顺王”,为拓展地盘,他开始了他的抗击朝廷的运动。 他的第一步就是夺取寿州,苗沛霖在寿州呆过,他深知想要做大,就有必要得到这块地方。据县志载,寿州,“城枕淮,阻水为固”,地势极为 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城北,是淝水之战的古战场八公山;西北有峡石山夹淮为险,再加上“寿故繁庶,富家大贾务厚藏”,既得地势,又可尽商贾之利。同 时,省城安庆掌握在太平军手里,庐州要地亦为陈玉成所踞,寿州实际上成了当时安徽省的统治中心,其战略意义可想而知。 为了夺取寿州,1860年12月12日,苗沛霖使李学曾、郭洪波、谢贯斗、傅家瑞、李双勤等七人赴寿州内应,但却走漏风声,七人尽被寿州徐立壮诛杀。此即所谓“寿州擅杀案”。 案发后,“苗衔之次骨,骤率水陆数万犯城”,扬言要杀死徐立壮,为李学曾等人报仇。而苗深知,要想攻取寿州,必须要处理好与夙敌太平军和捻军的关系,解 除后顾之忧,因此,当他公开打起抗清旗号时,便确立了“连和”太平军、捻军的策略方针。寿州围城不久,苗沛霖即派属下到定远与张乐行、龚德树捻军达成“谅 解”,又派得力干将朱鑫、陆长华赴庐州与陈玉成部太平军言和,要求与之协同作战,共同进行抗清运动,并且表示,苗家军愿蓄发、受印信、奉太平天国正朔。陈 玉成遂派遣辛大刚、赵大治等将领赴苗家老寨与之会议,筹商抗清事宜。苗家军部分蓄发,苗沛霖本人也接受了太平天国“奏王”的封号。 1861年10月30日,寿州被攻下。接着,苗沛霖又与太平军、捻军进攻皖北重镇颍州,攻下颍州不久,清军云集皖北,特别是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湘军,更让苗沛霖害怕。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老师胜保来了。胜保上奏朝廷为其开脱,苗“死心塌地”地倒戈,与清军联合将太平军和捻军赶出了颍州。随即,苗派人前往庐州,对驻守 在那里的陈玉成说,“凤颖二府形胜可据,诸乡寨练丁皆习战守,足备征调。”陈玉成相信了,“奔苗沛霖于下蔡,欲与同拒官兵”。于是,被苗活捉。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苗沛霖 ,字雨三,安徽凤台人。秀才出身,原为塾师。1856年,在乡举办团练,与捻军作战。后势力日盛,裁留两淮钱粮税收及厘金,控制凤台周围数十州县,割据称雄。次年,投靠清将胜保,后又随袁甲三在宿州等地围攻捻军、官至道员。1860年,趁第二次鸦片战争之机,将翁同书、傅振邦、袁甲三等部清军驱逐安徽。1861年举兵抗清,被太平天囯封为奏王,1862年暗中降清,诱捕英王陈玉成献胜保。旋又举兵反清,1863年,在安徽蒙城被清军僧格林沁部击败后,为部下所杀。

人物简介

苗沛霖,字雨三,安徽凤台武家集人,生于清嘉庆年间。他家境贫寒,世代为农。为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像许多做着科举梦,热望“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贫苦读书人一样,把闱场看成自己进身功名的主要途径。三十岁时苗沛霖获得考秀才的资格。个人天赋,加上刻苦与勤奋,苗沛霖当年考中秀才,成了一个生员。但脱去童子身份,并没有给他的现实生活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苗沛霖依然是贫困潦倒,家徒四壁。

太平天囯时期,他打着办团练的幌子,两年内把自己的苗家军发展成拥众十几万的地方势力。羽翼丰满后,苗沛霖不再满足于团练练总的权势,学起了同乡朱元璋。1861年2月,借口寿州擅杀案,他与太平军,捻军联合进攻寿州,初举抗清大旗。但是他马上感到难以抵御清军,于是赶紧投降。因安徽巡抚翁同书上奏开脱,朝廷仅将其交部议处,责令“带团立功”,并没有深究他叛降捻军的罪责。

本文由nba投注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徽凤台人,苗沛霖在寿州呆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