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历史

当前位置:nba投注 > 历史 > 后出世撂倒于江湖,聊起逃禅仙吏

后出世撂倒于江湖,聊起逃禅仙吏

来源:http://www.ricardocortezcruz.com 作者:nba投注 时间:2019-09-23 05:08

问题:诗画双绝的风流才子唐伯虎,为何潦倒一生、清贫孤苦?

图片 1

说起唐伯虎,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影视剧《唐伯虎点秋香》中的那个风流才子,他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能诗擅画,风流倜傥,狂傲不羁,是许多少女心中的“深闺梦里人”。

回答:

资料图:秋香剧照

然而,历史上真实的唐伯虎却是一生坎坷,落魄潦倒,晚景凄凉。

古代文人,要么求取功名富贵,踏入仕途为官,为皇帝所“御用” ; 要么追求人格自由,出世为士,落魄于江湖。

风流才子唐寅自明代至今一直是被文人墨客,说书艺人戏说演绎的对象,到了近代,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一次次被搬上银幕,邵氏陈思思版的《三笑》和周星驰版的《唐伯虎点秋香》都堪称经典。

唐伯虎名字叫唐寅,伯虎是他的字,明代著名画家、文学家。他出生于商人家庭,自幼聪明伶俐,在他20多岁时,家中连遭不幸,父母、妻子、妹妹相继去世,家境衰落,在好友祝枝山的规劝下潜心读书。

唐伯虎生于明代成化卒于明代嘉靖年间,字伯虎,后改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逃禅仙吏等,是明代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 其诗文,与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其绘画,与沈周、文徵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又称“明四家”。

然而历史上,这位才华横溢的唐解元并非风流不羁,也未点过秋香。他的确性格放浪,年轻时纵酒成性,成年后“佯狂使酒”,到了晚年又借酒浇愁。唐寅一生潦倒,始终与“酒”相伴,且行且饮,可谓“醉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

图片 2

图片 3
唐伯虎号称江南第一才子,诗画天下双绝,一生先科举入仕求取功名,后出世落魄于江湖,放浪不羁,追求人格自由,可谓三起三落,遭遇坎坷。最终潦倒孤苦,贫病而死,终年仅五十四岁。

卷进考场舞弊案断送政治前程

在他29岁时,参加应天府公试,得中第一名“解元”,所以人称他为“唐解元”。30岁赴京会试,却受考场舞弊案牵连被罚永世不得为官。其实这场舞弊案不过是统治阶级内部斗争的一个爆发点,却给唐伯虎带来的影响极大。

图片 4

唐寅,字伯虎,明成化六年出生于苏州,其父唐广德靠做小生意糊口。少年唐寅过目成诵,可“每夜尽一卷”,数岁即能为科举文字。14岁时,唐寅拜著名画家周东村为师,画艺日趋精湛。

当年京城会试主考官是程敏政和李东阳,两人都是饱学之士,试题出得十分冷僻,使很多应试者答不上来。其中惟有两张试卷,不仅答题贴切,且文辞优雅,使程敏政高兴得脱口而出:“这两张卷子定是唐寅和徐经的。”

一、性格决定人生,清高狂放,恃才孤傲,但又不谙俗事的唐伯虎,坎坷一生,大起大落,中年冤狱之后,更是惨淡经营人生,前后三次娶妻,但平生与风流富贵无缘。

几年后,唐寅的山水、人物、仕女、花鸟画都已经出类拔萃。16岁参加秀才考试,高中第一,可谓少年得志。《明史》曰,少年伯虎,恃才傲物,纵酒张扬,人称孺子狂童。

这句话被在场人听见并传了出来,再加上由于徐、唐两人在京师的行动惹人注目,会试中三场考试结束,顷刻便蜚语满城,盛传“江阴富人徐经贿金预得试题。”户科给事华昶便匆匆弹劾主考程敏政鬻题,事连徐经、唐寅。

图片 5

不料25岁那年,唐寅父母先后病故,妻儿离世,不久又得知妹妹在婆家自杀的消息。至亲之人,一个个离去,使他变得消极悲观,终日与友人借酒消愁。

图片 6

唐伯虎从小熟读科举经书,是当地有名的神童,十六岁时, 唐伯虎在当地秀才考试中考取第一名,一时名声鹊起。三年后,年仅十九岁的唐伯虎,和当地的才女徐氏结成百年秦晋之好,两人才子佳人,婚后琴瑟和谐相敬如宾。这是唐伯虎人生的第一段好日子,第一个人生高峰。但好景不长,六年后在唐伯虎二十五岁时,遭遇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打击。这一年,唐伯虎的父母双亡,紧接着娇妻又难产而死,没出生的孩子也没有保往,他的妹妹也随后病逝。眼看亲人相继离世,唐伯虎如雷击顶。他的人生陷入了第一次谷底。

后来还是听从了好友祝枝山的劝告,闭门一年苦读。29岁,唐寅乡试高中解元,春风得意,次年赴京会试。

明孝宗敕令程敏政毋阅题,其所录之卷,由大学士李东阳会同其他试官进行复审,结果自然是徐、唐两人皆不在录取之中。鬻题之说,虽属乌有,但舆论仍喧哗不已。

之后,唐伯虎再次奋起,潜心攻读诗书,二十九岁时,唐伯虎全省乡试中高中第一名“解元”,名震江南,才学惊动天下。盛名之下,他收获了自己的第二份感情,应天府大家闺秀何氏成了唐伯虎第二任妻子。这也是他迎来的自己人生第二次高峰。
图片 7

正当唐寅“一朝欣得意,联步上京华”之时,他结识了江阴巨富徐经,与之结为莫逆之交。明人笔记《共山堂外纪》中记载,唐寅当时年轻疏狂,因文名显赫颇为自得,经不住一掷千金的富贵公子徐经奉承,两人一同乘船进京会试,终日高头大马往来,俊仆优童陪同,招摇过市。

明廷为平息舆论,便着锦衣卫加以审讯,查无鬻题实据,最终以徐经进京晋见程敏政时曾送过见面礼,唐寅也因曾用一个金币向程敏政乞文,送乡试座主梁储,使两人均遭削除仕籍,发充县衙小吏使用。程敏政因此罢官还家,华昶因奏事不实,也遭降职处分。

三十岁的唐伯虎,春风得意,踌躇满志,进京参加会试,却因为卷入“江阴富人徐经贿金预得试题”一案,无端牵连,结果非但没有金榜题名,反而被锒铛下狱。唐伯虎不但经受了狱中不堪回首的非人折磨,而且遭遇到当时巨大的舆论压力。科考舞弊案腐的曝光,让唐伯虎江南第一才子的声名扫地,用他自己的话说: “扶案而思,仰天而叹”。

徐大公子大把金钱掷向主考官程敏政的家人,甚至弄来了会试的考题,唐寅当了作弊的帮凶,一份样板稿写得激荡千古。

一场科场大狱,以各打五十大板结案。事后三个被告均不服,程敏政归家后愤郁发疽而亡。而唐伯虎从此绝意仕途,归家后纵酒浇愁,夫妻反目,以卖画为生。

待后来唐伯虎洗清冤屈出狱,他面前的世界,早已物是人非,不仅那些附庸风雅,昔日向唐解元求书索画差点挤破头的铁杆唐粉权贵富商们,早已视他为陌路旁人,弃他如鄙履。而且,由于他仕途之路已被完全断送,他慕虚荣贪名利的妻子何氏,也落石于井下,与他离婚,另附高枝而去。这是唐伯虎第二次陷入他人生的低谷。但是,就在他悲观的近乎绝望之际,一个女人的出现让他又眼前重现光明。这是个当时的奇女子,她的名字叫沈九娘,是一个颇有才情的青楼妓女。唐伯虎三十六岁时与第三任妻子沈九娘成婚,在沈九娘的苦心经营和家里家外的操持忙碌下,唐伯虎方才得已把自己毕生才华,全力倾注入诗画创作。沈九娘时常拿着唐伯虎画的画去市井集市售买,用来换取一家人的生活费用。“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丹青卖,不使人间造孽钱。”唐伯虎与沈九娘夫唱妇随,风雨同舟,以诗画怡情,以卖文鬻画为生。后来,他们还用卖字卖画得来的微薄积蓄,在姑苏城北一处风景优美的废园旧址之上,盖了几间茅屋。这期间,沈九娘还为他生了一个宝贝女儿唐桃笙,一家人虽不富裕,但是生活平静安逸。这算是唐伯虎的第三次人生高峰了。
图片 8

皇榜一放,徐公子自然考卷做得上等,但还没有享受金榜题名的喜庆,不久就为人告发,二人双双锒铛入狱。

图片 9

然而,命运再一次地捉弄了这位在与它抗争中,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大才子,他的妻子沈九娘在三十七岁那年,因操劳过度而早早因病离开人世。唐伯虎一时悲痛欲绝,心如死灰。他在《扬州道上思念沈九娘》一诗中写下“相思两地望迢迢,清泪临门落布袍”的诗句,表达他对沈九娘痛彻心扉的哀思。此后,唐伯虎再也没有继娶妻室,而是与女儿一起,继续他清高孤傲,贫淡自持,“闲来写幅丹青买,不使人间造孽钱”,自由自在,读书卖画为生的生活。

徐家开始大洒银两,最终案情不明不白,徐公子自然不会再挨什么皮肉之苦,只是后半辈子无法再入仕为官。唐寅却遭到大刑伺候,在他与好友文征明的信中,详述了他当时的悲惨境状:

在正德九年,唐伯虎曾应宁王朱宸濠之请赴南昌半年多,后察觉宁王图谋不轨,他只能装疯,甚至在大街上裸奔才得以脱身而归。晚年生活困顿,54岁即病逝。他临终时写的绝笔诗就表露了他刻骨铭心的留恋人间而又愤恨厌世的复杂心情:“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飘流在异乡。”

后来,在明正德年间,唐伯虎以其才名被明宗室宁王以重金征聘为幕宾,结果唐伯虎发现,自己悄然间已身陷宁王谋反政治阴谋之中,无奈之下,他自毁名节,佯装疯癫,在大街上全身裸体狂奔,这才得脱身还家,唐伯虑幸而因此逃脱了杀身之祸。宁王起兵反叛朝廷被平定后,唐伯虎思想彻底消沉,转而信佛,自号“六如居士”,“六如”取自《金刚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并自治一方印章“逃禅仙吏”。

“……自贯三木,吏卒如虎,举头抱地,涕泪横集。而后昆山焚如,玉石皆毁;下流难处,众恶所归。缋丝成网罗,狼众乃食人……”

唐伯虎的一生,确是坎坷心酸的一生,亲人离世,仕途无望,生活困顿,晚景更是凄凉。但是他在书法、绘画和诗文上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从宁王府回家后,此前多年积下的劳累病痛与各种精神打击刺激,一齐发作,唐伯虑常年多病,甚至不能经常作画以维持生活,加上沈九娘病故后,他自己又不会操持生计,晚年的他,生活十分艰难,甚至沦落到,常要靠向好友祝枝山、文征明等人借钱度日的田地。这期间,当时的著名书法家王宠常来接济他,并娶了唐寅唯一的女儿为儿媳,这是让唐寅晚年唯一慰藉快乐的事情。

隐居桃花坞且将诗酒醉花前

明嘉靖二年,54岁的唐伯虎健康状况变的极差,该年秋天,应友人邀请,他去东山王家,见到了苏东坡真迹,其词中有:“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二句,顿时触景生情,悲伤不已。告辞回家后,唐伯虎从此卧床一病不起,不久结束了他凄凉的一生。

眼看科举已经全然无望,唐寅不得不回归故里,开始以卖文卖画为生。

唐伯虎尽管才华出众,是位天才的画家,但天嫉英才,他一生磨难波折重重,造成他愤世嫉俗,狂放不羁,甚至待人傲倨的性格,加上他不会经营生计,在陷入人生低潮时唐伯虎也曾酗酒狎妓,玩世不恭,自暴自弃。但是,他一生始终与命运与世俗抗争,不肯与恶俗同流合污,愤世嫉俗的狂傲性格最终不容于当时社会,最后潦倒而死。他的悲剧,实际是古代那些有抱负不甘心沦落的读书人共同的悲剧。

明正德四年,唐寅在苏州城北建成桃花坞,自称桃花坞主,那首著名的《桃花庵歌》便是此时所作,诗中云“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字里行间透漏出一份安逸泰然的生活态度,他一生中的主要艺术作品也产生于此。

二、从当时的社会状况分析,唐伯虎中年冤狱后,社会地位一落千丈,尽管号称诗画双绝,但他画作始终具有文人画的特质,并不为当时社会市井阶层所广泛接受。他中年后职业书画家的生涯,并没有为他带来稳定可观的钱财,这也是让他晚年陷入经济困境的主要原因。
图片 10

此时的唐寅过着“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就写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的怡然生活,坛中美酒成了激发唐寅旷世才华的催化剂。

(明代春宫图)

不仅如此,借酒发疯还曾让唐寅从宁王手掌心里逃过一劫。在影视剧中常常出现的“宁王”,是明武宗朱厚照的叔叔朱宸濠。武宗沉迷于玩乐,当时民怨很深。宁王谋划造反,到处招贤纳士,以厚禄请唐寅出山。

对于书画,中国人从古至今,一直都有名人书画与书画名人两说。唐寅中年冤狱之前,是名震江南的科举士子唐解元,他的书画属于名人书画的范畴,在社会上受到广泛的关注与高度评价,追捧者如过江之鲫,有很高的市场价值 。其实,对于名人,书画的品质不是主要的,不光是几百年前的明代。就是在时代和政治文化已经有了不可同日而语,有巨大飞跃和进步的当代,我们不也能经常看到,艺术品拍卖会上,书画品质极差的社会名人作品也能拍出天价,名人书画的市场价值主要在于名人的溢出效应,而不是书画的艺术价值。

唐寅开始并不知道个中端倪,但去了之后,逐渐发现宁王图谋不轨,便开始想办法离开。《明史》中记载,唐寅“察其有异志,佯狂使酒,露其丑秽。

科考冤案之前,身为江南第一才子的解元唐伯虎,狂放不羁,视金钱为粪土,甚至有时恃才踞傲,戏弄附庸风雅权贵富商,没有敛财取富的意识。待唐伯虎中年冤狱后,名声尽毁,社会地位与之前天壤之别,尽管作为一个职业书画家,靠卖书画为生,但在他的书画作品里面,仍然充满了宋代以来,以抒写个人胸怀情趣,以写意为主旨的文人画特质。不管是立意高远的山水画,还是病弱消瘦,面色愁戚的仕女画,并不为当时社会市井民众所广泛接受。唐伯虎在中年以后,由于社会地位与个人声誉一落千丈,尽管有纵横海内的才气学问,但他只是以一位书画名人的身份存在。在明代,占社统治地位的社会主流思想,是处处道德人品第一的儒家思想。那个时代,对书画家本人身份德行与人品极为看重,讲究人品即画品,画品即人品。唐伯虎冤狱坐牢,功名被革,后来为自救甚至大街裸身狂奔,在当时社会上,完全是一个与社会主流格格不入,离经叛道,狂妄悖逆的形象。所以,他中年冤狱后,身为职业书画家,只能是当时维持生计而已, 经济上收入并不稳定,卖文鬻画,没有为他带来丰厚的经济收入。为了得以温饱生存,唐伯虎甚至去画了许多春宫图画作,流传后世。当然这个并不是他什么个人的历史污点。

宸濠不能堪,放还。”他为了离开宁王,整天醉酒装狂,还曾脱了衣服裸奔,宁王实在受不了,便轰他走了。后来,宁王事情败露被诛杀,唐寅则继续桃花坞内的晚年生活。

图片 11

晚年唐寅生计日益艰难,不得不靠卖书卖画来维持最低限度的衣食之需。但由于天灾人祸,民不聊生,他那赖以足岁的“笔砚生涯”几乎难以为继,常常陷入断炊绝粮、“三日无烟”的窘境。

(明代春宫图)

明世宗嘉靖二年十二月初二,唐寅走完了他54年的凄苦人生,他几起几落的人生道路戛然而止,最后还念叨“年老年少都不管,且将诗酒醉花前”。

本文由nba投注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后出世撂倒于江湖,聊起逃禅仙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