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读书

当前位置:nba投注 > 读书 > 院子中一草一木是熟悉的,重要的是没有那个冬

院子中一草一木是熟悉的,重要的是没有那个冬

来源:http://www.ricardocortezcruz.com 作者:nba投注 时间:2019-11-03 07:58

冬天常住城里的格子楼,偶尔回家,在陪年迈的母亲小住两日的同时,听一听老房檐、纸窗户和尖树梢中冬的呼啸,找一找土坯炕、热火炉和屋外雪的感觉,搁别人,也许会写成诗,于我,只是倍感亲切和久违。

★ 励志语录——明天是世上增值最快的一块土地,因它充满了希望。 ★

★ 励志语录——问候不一定要慎重其事,但一定要真诚感人。 ★

老家老屋,房子座落于村前,坯垒砖包、老檐出头、闩栓木门、格子窗棂,属于老式的平原农舍建筑,与目前流行的前出抱厦、明五暗七、红瓦起脊、磁砖挂面的宽房大院差别很大。这样的老屋,在一般人眼里,冬天无非是平常的冬天,故事无非是平常的故事!然而对于从这儿走出的子孙,感觉就不那么简单:房子上一砖一瓦是熟悉的,院子中一草一木是熟悉的,屋子里一厨一瓮是熟悉的——正因为此,"熟极生陌"就在情理之中了:院前那片接近干涸的水塘,冰凌张裂的声音远没有过去的惊心动魄;过去在寒冷的旷野,夜间时常会有狐、獾游走中出现的"鬼火"和亮眼睛,如今在四村遍野的灯火中再也没有惊悚之感;远看老屋,与家家铮明反光的玻璃门窗比,那纸糊的"门上亮"和格子窗显得尤其背时和惨淡——唯一的例外,是母亲养的那群老母鸡,一如从前,秩序井然地飞上外窗台,到搭在两侧的蛋槽卧蛋,下过后便飞到墙头叫个不止,给人的感觉是这个院落多少留住了它的过去和古典。

冬天常住城里的格子楼,偶尔回家,在陪年迈的母亲小住两日的同时,听一听老房檐、纸窗户和尖树梢中冬的呼啸,找一找土坯炕、热火炉和屋外雪的感觉,搁别人,也许会写成诗,于我,只是倍感亲切和久违。

最近几年,不知是因为阅历的堆积导致了“审美钝化”,还是日趋条理化的生境格局本身使然,总感觉周围的一切张扬和躁动都在降温,即使春天这样的“季节”也不例外。

老屋距今已有100多年,在这期间,发生过多少动人的故事,说不清;创造出多么璀璨的文明,说不清,只是据零散的记载和传说,发生在大约民国十几年一个冬季的事件,对这个家族影响极大。事情的大致轮廓是,在一个风和日暖的良晨吉日,伴着阵阵鼓乐的吹打,祖母被一乘花轿迎进了这个漆刷一新的大门。可是,这"良辰美景"的日子过了不长,祖父就暴病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祖母只有21岁。她老人家承载这个家族的一脉骨血,在悲痛-阴-影笼罩中十月怀胎,生下了父亲——然后就是人性*与理性*的抉择——她选择了后者,也即选择了一生的孤寂、平淡和坚毅。此后几十年,老人家一双小脚,侍老将幼,严慈一身,里外两面,靠着一如既往的要强和执着,把百亩田产和一个大家打理得有井有条,有吃有余,其作其行,当地远近无不举指称赞。祖母的一生,给家族后人留下多么厚重的"无字牌碑"不说,重要的是没有那个冬天的孕育,这个目前几十口人的大家庭就渺然一张白纸了!

老家老屋,房子座落于村前,坯垒砖包、老檐出头、闩栓木门、格子窗棂,属于老式的平原农舍建筑,与目前流行的前出抱厦、明三暗五、红瓦起脊、磁砖挂面的宽房大院差别很大。这样的老屋,在一般人眼里,冬天无非是平常的冬天,故事无非是平常的故事!然而对于从这儿走出的子孙,感觉就不那么简单:房子上一砖一瓦是熟悉的,院子中一草一木是熟悉的,屋子里一厨一瓮是熟悉的……正因为此,“熟极生陌”就在情理之中了:院前那片接近干涸的水塘,冰凌张裂的声音远没有过去的惊心动魄;过去在寒冷的旷野,夜间时常会有狐、獾游走中出现的“鬼火”和亮眼睛,如今在四村遍野的灯火中再也没有惊悚之感;远看老屋,与家家铮明反光的玻璃门窗比,那纸糊的“门上亮”和格子窗显得尤其背时和惨淡……唯一的例外,是母亲养的那群老母鸡,一如从前,秩序井然地飞上外窗台,到搭在两侧的蛋槽卧蛋,下过后便飞到墙头叫个不止,给人的感觉是这个院落多少留住了它的过去和古典。

汽车终于驶出这个对季节毫无感觉的城市,驰向我心中那个“永远的老屋”。

冬天的老屋,在母亲等老辈人那儿到处都是"神",在我这里则到处都是"神秘",即使"冰冻"这样的现象也不例外。印象中过去每年正月十五村里都要"闹元宵",放焰火、摆龙灯、踩高翘、扭秧歌热闹非常。晚上吃过"小年饭",在外出看热闹之前,家里要举行一项重要的"神事"活动:冷清的月光下,长辈老人率全家虔诚地对"佛祖"、"关帝"、"灶王"诸神逐一焚香膜拜,又让人用提水罐到井中提一罐水,满满地蹲到老枣树下的砸布石上,才去街上看热闹。大半夜回家,罐水已结了薄薄的冰,罐底冻在砸布石上。冰取出后每人分吃一口——以此祈保不生口疮和杂病;再由两人用木棍抬罐绳,如果冻得结实,就会罐、石一块抬起——以此预测年景。对这样的活动,小时只是朦胧,后来想也许确有必要:在那个自耕封闭、兵荒马乱的年代,一家人吃马喂十几口,没有锅台后那张写着二十四节气的"灶王画",没有那棵弯枣树下的砸布石和提水罐,不仅盲目中筹划一个全年的农事规划、开销计划是困难的,而且全家人的平安健康也少有保障!

老屋距今已有100多年,在这期间,发生过多少动人的故事,说不清;创造出多么璀璨的文明,说不清,只是据零散的记载和传说,发生在大约民国十几年一个冬季的事件,对这个家族影响极大。事情的大致轮廓是,在一个风和日暖的良晨吉日,伴着阵阵鼓乐的吹打,祖母被一乘花轿迎进了这个漆刷一新的大门。可是,这“良辰美景”的日子过了不长,祖父就暴病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祖母只有21岁。她老人家承载这个家族的一脉骨血,在悲痛阴影笼罩中十月怀胎,生下了父亲……然后就是人性与理性的抉择——她选择了后者,也即选择了一生的孤寂、平淡和坚毅。此后几十年,老人家一双小脚,侍老将幼,严慈一身,里外两面,靠着一如既往的要强和执着,把百亩田产和一个大家打理得有井有条,有吃有余,其作其行,当地远近无不举指称赞。祖母的一生,给家族后人留下多么厚重的“无字牌碑”不说,重要的是没有那个冬天的孕育,这个目前几十口人的大家庭就渺然一张白纸了!

冀东南的春天,历来的印象是“风多绿少、人畜匆匆,马达遍地,渠水湍湍”,现在重新零距离地感受春天,多的是一种扑面的和谐与自然:柏油路边的衡水湖,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湛蓝色的湖面,粼粼地闪着波光,一望无边;情人、荷花、鸟岛的景色已经变绿,竹林寺的钟声、宝云塔的风铃隐约着“九州之首”的古老与文明;开放区内,长嘴、红顶、短尾的鸟禽与人共舟,船码头秩序井然地迎送着远来观光的游人;十里湖岸已长满绿草,垂柳、石景、雕塑错落分布,踏青、垂钓、读书的人三五成群。出了湖区,公路两边各有几十米宽的杨树带,黄绿色的嫩叶挤满枝条;麦田油绿,持锹男女三三两两,远远地守着喷灌雨雾信步;田野里塑料大棚鳞次栉比,筒篙、莴笋、荷兰瓜等蔬菜无分季节、地域地在那儿生长……当汽车驶上清凉江大堤,不远处那个曾经被树和芦苇包围的村落就隐约可见了。

本文由nba投注发布于读书,转载请注明出处:院子中一草一木是熟悉的,重要的是没有那个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