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读书

当前位置:nba投注 > 读书 > 有颗牙根正对着的牙龈溃疡了,因此建议朱先生

有颗牙根正对着的牙龈溃疡了,因此建议朱先生

来源:http://www.ricardocortezcruz.com 作者:nba投注 时间:2019-10-09 10:39

老母亲来电话,牙痛,我带她上医院。医生检查后,叫我过去看一下,母亲嘴里只残存着几颗半截发黄的牙根,有颗牙根正对着的牙龈溃疡了。“老人年纪大了,脑神经反应迟钝,咀嚼时牙齿容易磕碰正对着的牙龈,次数多了导致牙龈损伤溃疡。”医生向我解释。
  “老了,母亲真的已经很老了!”此刻我才真正意识到,我的心里隐隐生出丝丝悲凉。我的印象中母亲曾有一口洁白整齐的好牙,一颗颗蚕豆都能嚼得粉碎啊!
  我还能嚼得碎蚕豆,还未到知天命之年,但我感觉我随了母亲的脚步也开始慢慢变老,鬓角已霜白,背已微弓,精力大不如前。过度的劳累快掏空了我的躯体,整天打不起精神,满脸的倦容。我也真的快老了。岁月啊,你怎么溜得这么快呢,悄无声息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呀,我还一直以为我年轻着呢。儿时总是盼望着快快长大,可是日子却像婴儿的脚步,歪歪斜斜跌跌撞撞迈不开。好不容易长大了,考取师范那一刻,我欣喜不已,“我再也不用做庄稼了,累死累活的!”人生的轨迹按部就班地正常行进着,工作,娶妻,生子。然而,怎奈命运的列车突然脱轨了,说翻就翻了。我毫无思想准备,——因超生被开除了。我们这里超生的人,在我前的也好,在我后的也罢,多上了天,只有我像摸彩票中了“头奖”一样。
  不幸中的万幸,妻子依然对我不离不弃。贫贱夫妻,两手空空,相依为命,如断梗飘萍无所依附,拖着两个孩子四处租住,起早摸黑,苦做苦熬,终于在县城里挣下了两间平房。当初买这房可没少动心思,是买套间还是地皮房?是买有证的还是无证的?反复权衡后,为稳妥起见还是花10万买了有证的地皮房,幸福地想:等到我再有钱的那一天,就可以加盖了,就是住楼房了。那一刻,全家人幸福得要命,我们再也不用四处漂泊,寄人篱下了,我们有自己的温暖的家了!
  然而,世事真的难以预料,不按我的美好愿望发展,幸福像潮水一样很快退去。有证的反而被政策套牢,无证的倒是大发了。与我在同一处买房的先后有S君和H君。S君父母在一小镇留给他一处店面,转手卖得20多万。H君,一初中教师,先期花4万多买了一处房,转手卖了10多万。此二君各花6万买了无证房做了我的邻居。某日,我们三人共同商议同拆同建。房拆了,政策也来了,S和H君可办证再建,而有证的我,房基在一条规划的路上,不得再建!我只得花冤枉钱把拆了的房子恢复原状。至于规划的路何日得建遥遥无期,会不会某日给改了也不得而知。眼见他俩起高楼,眼见他俩宴宾客,眼见他俩楼房升值成倍。而我和妻儿孑然怅惘空余恨,蜗居陋室难翻身。
  建不了就建不了吧,好歹总有有个落脚的窝,我只得时常阿q自己了。人,既然生着,就得好好的活着。想想我的一生,我活得可真不容易,被开除后,开过蹬士(载客载货的汽油三轮摩托),做过大馍,石匠帮工,油漆帮工,再后来在一同学建议下,又做起了补习老师。
  我是补习市场上的孔乙己。为什么这么说呢?搞补习的,要么是在职老师偷偷摸摸地搞,要么是在职老师的至亲公开地搞。而我既不在职又无至亲,纵使手握教师资格证,且有过8年的教学经验,根本不敌在学校有至亲的搞补习的隔壁的J君。
  实力不敌关系,这也是中国的一大特色吧。根据可靠消息报道,经过我的严密逻辑推定,J君辅导小学一,二两个年级基本能胜任。J君的同胞兄弟是学校里的老师,向同事们打打招呼,照顾一下他可怜的无用的弟弟。毕竟同事一场,老师们这点面子肯定是要给的。这年头,能做广告代言的往往是一些红得发紫的明星。老师在所教的学生及其及其家长面前,那可也是红得发紫的大明星,他们不失时机,不遗余力地也过足了一把明星瘾,明里暗里在学生和家长面前为J君做起了广告:“J老师是全县最好的补习老师,J老师的班是全县最好的补习班。”老师的话是圣旨,是真言,绝不可能有假,学生如过江之鲫纷纷涌进J君的班。当然,J君还是很懂得事后如何去奖赏和犒劳一番那些卖力的明星们。于是,平日里冷冷清清的补习班,顷刻间宾客盈门,生意兴隆,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好不热闹!因此,他索性请了几个刚出大学校门的所谓的大学生做他了的小伙计,自己做起了甩手大掌柜。不过大掌柜有时也会亲自站台的,一有家长来接孩子时,大掌柜就忙不迭地在鼻梁上架一副通光眼镜,把自己扮演成一教师模样,迈着鹅步,来到光临的家长的学生面前指指点点的,十分卖力地教导着什么“背呀”“读呀”“写呀”的。家长见了,心花怒放,“这老师好”“这老师负责”“对我家的孩子是真好”“学校里的老师介绍的,好”。领孩子走时,对J老师说千恩道万谢,“再见”之声不绝于耳。J老师就像小妹妹送情郎一样,送出大门,家长不见了踪影,扬起的手还在寒风中萧索,忘了收回去。当然,J君也有被补习学生烦得心情不畅的时候,因为补习的学生五颜六色,大多是难对付的主,情急之下就扔下补习班,北京上海的游玩去了,好不潇洒自由!
  而我,门庭冷落车马稀。一开始,我像骆驼祥子一样坚信:凭真本事能吃饭,只要自己好好干,就必定成功!对那么些个学生又当老师又当妈的,尽心尽力,严格要求,细致入微,体贴周到,累得半死。几年下来,学生数就像井底的青蛙,无论怎么努力都蹦不出井口。我明白了,信念是盘根错节的社会关系网里的鱼,鱼再怎么硕大,再怎么健壮,再怎么扑腾都冲不破这张牢不可破的大网。唉,长此下去离关门大吉不远矣!稍有空隙时间,我只得重新抄起初中数学,英语,物理和化学四门主课没日没夜地硬啃恶补。
  几年下来,初中补习班开张了,收入像梅雨季的河水上涨得很猛。偏偏这几年,妻子要去给儿子陪读,家里只有我一个孤单的身影不分日夜地忙碌着,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星期一——五的上午要买菜,烧饭,为学生提供午餐,还要在黑板上出题;中午11:30——14:00忙补习,学生上学去了要洗碗刷锅,打扫卫生,改作业;晚上就更忙,要从17点到22点,甚至更晚,眼睛在飞速地浏览作业,头随着眼睛不停地左右晃动,简直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晚饭是抢着吃完的,学生走了才感觉脖子酸软,整个人都虚脱了,伏在课桌上无力动弹;不要指望周末和节假日可以休息,就更累了,只有到了晚上才可四仰八叉地瘫倒在床上,半天都不能动弹一下。心想,我是人,如果是机器,早就报废了;如果是矿产资源,早就枯竭了。坚持了几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真的垮下来了,体重不足百斤,幸好骨头还没瘦掉,每餐饭不过一小碗,晚上睡三四个小时就睡不着,腰痛得厉害。
  我真的快扛不住了。
  上医院检查,医生说没病,可能是过度劳累所致,注意休息,否则会累出病,甚至过劳死。离开时,医生没忘记给我开了一堆药,说是调理调理。
  世上累出病的还真不少,小我四岁的大舅子就是一位。惊闻他身患恶疾,是那种多少钱也治不了的。大舅子托父母洪福,在县城有两处店面房,仅每年的租金一家子都用不完,可他仍旧没日没夜地拼命工作,有时一天还打两份工。我劝过他多次不要熬夜,可他不听,说什么世上比他经济条件好的人多的是。
  一个人如果连命都没了,拥有再多的财富又有什么意义呢?人只有在面对生死的那一刻,才什么都看得开,什么都放得下。
  妻子劝过我好多回:“初中生就不要再带了,就带几个小学生,看你累得不成人样子,整个人都干掉了。两个孩子都考起来了,快大了,现在不是我们的世界,留条小命多喝几天稀粥吧。”
  想想也是,溯前尘往事,上天总要生生地苦我心智,劳我筋骨。弹指间已是经年,一路走来,坎坎坷坷,辛辛苦苦,遭了多少冷眼多少无视,付出的比周围的君们多,收获的也不少,可日子一直过得山重水复,总不见柳暗花明时候。滚滚红尘里,我只不过是一匆匆过客,了无声,了无痕。“阎王注定一斗米,不怕睡到红日起;阎王注定一斗糠,不怕半夜喊冤枉。”这世界多你少你都一个样,别把自己意淫成个人物。倘若哪天阎王老儿心血来潮,差两个小鬼来把我的魂灵儿勾了去,岂不可惜?我到世间走一遭,还没轻闲舒心过几天呢!妻子的劝慰戳破了执迷的我:人生如寄不过百年,真的恍然如梦。
  是啊,梦该醒醒了,人生不必太较真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多少年的风风雨雨后,不见彩虹,却落下一副弱不禁风的身子骨。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就像祥子一样,“无论自己怎么要强,全算白饶。”省省心吧,小确幸就够了。接二连三有初中生要来补习,我都一一婉拒了,身体要紧,它也要修养生息。
  可是,人劳累惯了,一旦清闲下来,便浑身的不自在,像个没装谷物的袋子瘫软在地。人是骆驼相,闲不得。也好,空闲了就充实点自己钟爱的文字吧,这活好,再老都干得动,想干就干,想不干就不干,随心随性,没有压力,不像给学生补习,有责任心的。可惜的是,儿女们现在还未成家立业,离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年纪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还不能完全寄情于文字。我不知自己能不能坚韧到母亲那样的一把年纪?但愿能。
  现在好多人怕老,我则相反,憧憬着自己快点儿老,因为年轻时是为父母,为妻儿,为家庭活着,老了可以为自己活啊!趁现在还能干得动,就为自己积蓄点钱,到了老了的那一天,尽量不要拖累儿女。毕竟,文字是有闲有钱的人才能玩得尽兴的高雅游戏。彼时我可完全皈依文字,文字的天堂里没有薄凉,没有孤独,没有势利,没有虚伪,没有睥睨,在文字里可以安暖,可以交流,可以倾诉,可以真诚,可以疗伤。养养文字,也把自己养在文字里,安然怡然,如闲云野鹤般,呵呵,想想都美。
  前些日子,读了朱亚夫老先生一篇文章《致退休》,文中流露出淡淡的失落和伤感。我当即回复:退休了好哇,可以随心所欲地干自己想干的事。      

  尽管有关规定不允许公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等活动,但是暑假期间,一些公职教师依然“隐蔽”办班,而且花样层出不穷。记者就此作了调查。

《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无疑是今年教育部为治理各地有偿补课问题开出的一剂猛药。然而,这剂猛药究竟能否祛除这一连续6年高居信访首位的教育顽疾?《民生周刊》记者在辽宁省朝阳市调查走访得到的答案是,此药在朝阳失效。 6月29日,教育部以通知的形式将上述规定印发各省级教育主管部门。7月21日,辽宁省教育厅下发121号文,通知全省各地市开展有偿补课治理工作。 7月22日,即121号文在朝阳落地次日,几乎所有参与有偿补课的在职中小学教师,均从不同渠道获得了教育局近日将进行“地毯式排查”的消息。 受此影响,一些慕名师之名到朝阳补习的学生,也得到了所在补习机构的停课通知。 据朝阳某补习机构负责人证实,7月23日以后,确实有教育局工作人员对补习机构进行了检查。“他们没进教室,只是在门外问问有没有在职教师来上课,然后就离开了。” 虚惊一场后,一切照旧。nba投注 1由于是省级示范性高中,朝阳二高中的老师在补习机构更抢手,收费也更高。图/郑旭风声紧,在家待命 《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对有偿补课活动提出了六方面的严禁规定,即六项禁令。 孔孟韩坦言,六项禁令最初还是远在农村老家的母亲告诉他的。“老太太在家看新闻,说国家正在严打老师补课的事,还叮嘱我小心些,别因小失大。” 作为朝阳市第二高级中学的优秀理科教师,从2010年起,孔孟韩开始效仿本校其他资深教师,“利用业余时间赚点外快”。 孔孟韩母亲的担心并非多余,教育部的规定强调,在职中小学教师一旦违反规定,将视情节轻重分别给予批评教育、诫勉谈话、责令检查、通报批评直至行政处分。 然而,通读规定全文后孔孟韩发现,虽然新规堪称“史上最严”,但就禁止的内容和对违者的处理而言,与之前省里的要求大同小异。 通过梳理不难发现,针对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问题,近年来辽宁省的确下过多道禁令。距离六项禁令公布时间最近的,是今年3月辽宁省教育厅下发的《关于治理中小学教育“乱收费、乱办班、乱补课”的实施意见》。 该实施意见规定,对查实存在有偿补课行为的教师要给予警告、记过、降低专业技术职务等级、撤销专业技术职务或者行政职务、开除或者解除聘用合同等处分。学校及主管教育部门拒不处分、拖延处分,推诿隐瞒造成不良影响或者严重后果的,上一级行政部门要追究有关领导责任。 “按理说,市教育局日常巡查或接报后的突击检查也不少,但真正抓到的现行又有几例呢?即便抓到了,朝阳城区面积并不大,大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说说情,不疼不痒地给个处分也就过去了。”孔孟韩说。 他据此分析,就算六项禁令精神贯彻下来,朝阳也会如以往一样“雷声大、雨点小”。 尽管如此,孔孟韩还是觉得不能太过侥幸。在他看来,除非拥有牢靠坚实的关系,否则像他这种“无根无梢”的老师,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六项禁令射下的第一只鸟,被捉去充当负面教材。 为此,从今年暑期一开始,白天站在补习机构讲台上的他,一方面要警惕教室可能出现陌生人,另一方面,要盯防课堂上摆弄手机的学生。 7月21日22时左右,孔孟韩收到所在补习机构负责人发来的微信:“风声紧,在家待命等通知。”而后,他又接到一个同事的手机短信:“兄弟,市教育局近期要进行地毯式排查,注意安全啊。”nba投注 2有家长质疑,为何每次教育局开展有偿补课清查活动,补习机构和教师都能提前得到通知?图/郑旭一个假期换10平米房 《民生周刊》记者见到孔孟韩时,他正在家中待命等候复课通知。 “很多人羡慕老师是因为我们有寒暑假,但实际上只要到校外上课的老师,会一直保持着上课状态,非常累心。” 孔孟韩解释说,文化课补习机构邀请在职教师讲课也有所选择,除了被请教师所执教的科目必须是中高考必考科目外,还要看这位教师所在学校的名气和个人教学水平,“他们办班是为了赚钱,一但受邀出场,就要对举办者的可持续发展负责。” 公开资料显示,孔孟韩所在的朝阳二高中始建于1960年,1995年经市政府批准在原朝阳市师专附中的基础上成立全日制高中,系辽宁省首批示范性普通高中,在全省省级重点高中综合排名中位置靠前,与其齐名的是朝阳市第一高级中学。 “在朝阳市区,绝大部分高中学生家长要选择有在职教师任教的补习班上课,而且专挑有朝阳一高中、二高中老师任教的班,如果听说哪家有这样的老师,学费贵点也要往里挤。”前述补习机构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告诉《民生周刊》记者,以他们所开设的暑期高一预科班为例,这部分生源均为即将步入高中学习阶段的初中毕业生,采用以15天为一期的循环教学模式。学生每天要上4节课,课程为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收费标准为每生每期2800元,收入分配比例为1:1,即补习机构举办者和授课教师各占50%。如果是朝阳一高中、二高中老师,收费标准则在原有基础上增加1000元,即每生每期3800元,收入分配比例不变。 按照该负责人的说法,从6月25日至8月20日,他所举办的补习机构在整个暑假期间会循环开设3期预科班,如果同一位朝阳一高中或二高中教师在此上满3期,按一期30个生源计算,总共收入可达4.275万元。 “朝阳市区现在的商品房均价在4200元左右,也就是说,每个老师假期至少能换来10平米的房子,而且还不用交税。”他笑着说。 《民生周刊》记者在朝阳采访期间,以学生家长身份走访了多家文化课补习机构。通过对高一预科班情况的了解,记者发现,各机构间的每期收费标准均价在3300元左右,但只有半数以上机构做出了“在职教师亲自授课”的保证。 孔孟韩认为,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在他看来,目前朝阳的文化课补习市场已经成熟,一些资历老、有名气的老师已经不愿与补习班同分一杯羹,均另起炉灶、自立门户,能够继续留在补习机构走穴的老师,“要么是尚未成名的,要么就是已经成名但还未鼓起勇气单干的。” 孔孟韩说:“最早一批单干的老师现在确实发财了。”据其透露,他所在的学校有一位在朝阳市教育界极有影响力的老教师,所带学生中不仅多位考取清华、北大等名校,而且还曾教出过辽宁省高考状元。 “不仅寒暑假,平时的周六周日他也在办班,基本上都是那种少则50人多则80人的大班制,一年至少有五六十万元的收入。”孔孟韩说。老师做生源买卖不是秘密 对于在职教师而言,虽然假期里仍在传业授道,但毕竟有高额回报,因此多半是“痛并快乐着”。相比之下,对于很多学生家长而言,则是“痛并无奈着”。 朝阳是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区工薪阶层占总人口比重较大。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该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8426元,月平均工资为3202.16元;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9091元,月平均工资为3257.58元。 于女士的女儿就读于朝阳二高中,秋季开学后读高三。她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在她的记忆中,女儿从小学到高中的11年里,除了小学一到三年级没有参加课外补习,余下的8年内,每学期甚至每周都要去补课,仅补课费就已经超过了10万元。 孙先生与于女士的经历十分相似,他的女儿秋季开学后将开启3年的高中生活,然而,在初中3年中,孙先生的女儿每年至少要花费近万元的补课费,但最终仍未能考进理想的重点高中。 其实,孙先生女儿的课外补习活动早在小升初阶段就开始了。他回忆,自己女儿小学毕业那年,小学班主任打来电话说女儿数学基础不好,建议他找某小区的李老师补习数学。 “当家长的哪一个不是拿老师的话当圣旨?既然班主任说孩子数学不好,那就补呗,况且,班主任说李老师已经带过好几轮毕业班了。”孙先生说。 直到开学那天,孙先生才发现,女儿的班主任正是那位补课的李老师。“开始我还以为我家孩子挺幸运的,后来一打听,班里1/3的孩子均被要求去找李老师补课。” 于女士也遇到过同样的事。当年她女儿中考结束后,初中阶段的班主任让她报一个物理辅导班,“否则凭借现有基础,孩子到了高中学起来会吃力。” 新学期开学,于女士的女儿发现,物理老师正是给自己补习的老师。 熟悉其中内幕的孔孟韩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在朝阳城区,只要是在职教师,彼此间都互有联络,一些“单干”课外辅导班的老师为了有稳定生源,会交换各自手中的学生。 他进一步透露,小学毕业班的班主任会把本班已经毕业的学生“点对点地”推荐给中考毕业班老师,因为这些老师开学后会循环至初中一年级授课。同理,高考毕业班的老师又会从中考毕业班老师手中“点对点地”获得生源。 那么,是不是小学毕业班的班主任成了整条生源输送带上的搬用工,做着费心又劳神的无用功?实则不然,这是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按照孔孟韩的说法,每推荐一名学生,初中补课老师会拿出300到800元不等的中介费给小学班主任,而这笔费用会变相地由高中老师返回的中介费冲抵。 有部分家长坦言:“老师们在做生源买卖,这早都不是秘密了,作为家长,我们不能说也不敢说。” 于先生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初一秋季学期期中考试结束后,女儿的班主任说要利用周末给女儿补补课,地点在朝阳市客运站附近的一个小区里。由于女儿感觉自己在班主任所教学科的成绩比较理想,加之班主任指定的地点离家较远,于先生便婉言谢绝了班主任的好意。 “当时我也是疏忽了,老师叫孩子补课,无非是想收几个零花钱,结果可好,过完年一开学,女儿座位从第二排弄到第五排不说,文艺委员也不让当了。我当时都想去找学校领导,后来孩子妈让我为了孩子忍忍算了。” 于先生说,这一学期期中考试结束后,他和妻子请班主任吃了一次饭并交了下半年的补课费,结果女儿的座位重新被调回了第二排。一年半讲完3年课程 通过网络,敢怒不敢言的家长们把对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行为的不满表达给了朝阳市教育主管部门。“虽然答复都是积极的、努力的,但行动总是延缓的、不见成效的。”有家长因此臆断,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在暗中保护在职教师的有偿补课行为。 有家长质疑,为何每次教育局组织开展有偿补课清查活动,补习机构和在职教师都能提前得到通知?难道教育局里有内应? 记者曾就上述疑问联系采访朝阳市教育局,几经周折,最终在当地党委宣传部的协调下,教育局只为记者提供了一份《朝阳市教育局整治教育“三乱”情况总结》。 除“成立了以市政府副秘书长为组长的专项治理领导小组,对专项整治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等申明重视的文字外,总结中有这样一段表述耐人寻味:在寒暑假和节假日期间,市教育局要求局直中学每天选派一名中层领导干部在市教育局值班,负责协助接听举报投诉电话,参与案件查办。 “没有重点的监管实际上就是一种无效投入。”朝阳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在应试教育现状未能彻底改变之前,成绩和排名仍是考察和评价教育工作优劣的风向标。 他指出,在外补课的教师有一个共同特点,即他们均为所在学校的教育骨干,这也是其成绩提升的驱动力。如果严格套用制度红线,必将挫伤这些骨干力量的教学积极性。 另一方面,朝阳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对鲜活优秀的师资力量没有吸引力,本地师资力量越来越稀缺,加之一些学生家长对于在职教师过分依赖,这也间接地给有偿补课提供了市场。 他认为,在风向标尚未转向的大环境下,当务之急,城市管理者要尽快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吸引优秀师资力量的机制,同时,教育主管部门要积极引导学校加强对在职教师的品德教育。 “为了给高考挤出充足的复习时间,学校甚至用一年半的时间完成了3年的课程。”于女士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对于个别接受能力强的学生,这样的突击式教学或许能为其抢出更多实战演练机会,但对大部分学生而言,则会“消化不良”。 “结果是,像我女儿这样学不懂、吃不透的学生只能去校外补课。”于女士甚至指责,突击式教学已经给一些老师“课上不教学课下补”开辟了通道。 截至发稿,有学生家长给《民生周刊》记者发来两段分别在7月27日和28日隐蔽拍摄的手机视频:一间简陋狭小的房间里,20多名结束中考的学生正在学习高一年级物理和化学。家长说,他的孩子要在15天内学完高一第一学期期中前的课程,而授课者均是当地有资历的在职教师。

  老师挣外快 家长不自在

  8月初,在郑州市区开小商店做生意的朱先生终于可以带儿子去青岛、日照看海了。

  放暑假前,读初中二年级的儿子就跟朱先生约定,放假了就去海边玩。可是临到放假的时候,儿子的班主任突然给朱先生打来电话,说学校办了暑期补习班,朱先生儿子的成绩在班里属于中等,下学期就该上初中三年级,面临中招考试,因此建议朱先生给儿子报这个暑期补习班,“趁着假期好好给孩子补补课,以求在中招考试中取得好成绩”。

nba投注,  朱先生夫妇商量来商量去,犹豫不决。平时孩子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学习,这样成绩都没有上去,难道通过参加几次学校老师办的补习班就能把成绩提高?退一步说,即使补习班能在短期内把孩子的成绩提上去,而平时那么长在学校的时间里老师们又干什么了?再说补习班的费用不算低,在老师家里补习一个月,费用是1400元。

  可是不报这个班吧,老师既然张开口说了,怎么能驳老师的面子呢?再说,老师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以前也想过给儿子报个补习班提高一下成绩。

  过了两天,儿子的班主任再次打来电话,说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报这个暑期补习班了,催促朱先生早作决定。并说开学后各班级都会有一次考试,看学生暑假的学习情况,“到时候,孩子考不好了你可别后悔”。

  朱先生当即赔着笑说:“报、报,我们肯定会报名的。这不是家里有点事嘛,所以上次没定,现在确定了,我家里的事往后推,先让孩子上暑期补习班!”

  朱先生告诉记者,他不知道老师趁着假期办辅导班挣钱的做法对不对,作为家长也不敢问这些。但儿子的班主任这样做很是令人反感,两次把电话打给家长明显是要施加压力,让人感到非常不自在。一般情况下,家长碍于面子或怕得罪老师,不得不让孩子报班学习。

  办班很普遍 课堂拉生源

本文由nba投注发布于读书,转载请注明出处:有颗牙根正对着的牙龈溃疡了,因此建议朱先生

关键词: